档案所见清代后期帝后生活若干片段及其成因探析

作者:孙巍溥; 刊名:浙江档案 上传者:温小玲
  • 未找到相关文档

【摘要】嘉庆时期皇帝与宗室之间风平浪静的家庭关系,是乾隆至咸丰大约一个世纪皇帝与宗室关系的缩影。道光帝虽然做到了一些节俭的表率,但却根本无力改变早已腐朽僵化的宫廷用度惯例,其"节俭"名声的由来,更多地源自当时和后人的宣传而非实际。光绪帝的朝珠不再具有彰显男性家长威仪的职能,而是变为女性权威压制下的政治象征。慈禧太后"女主"地位确立对清代帝后服饰设计的影响,还表现在其僭越祖制增绣十二章纹饰的行为上。

全文阅读

52 浙江档案  2019/4 史林漫步 档案所见清代后期帝后生活若干片段及其成因探析  孙巍溥 / 六盘水师范学院 摘  要:嘉庆时期皇帝与宗室之间风平浪静的家庭关系,是乾隆至咸丰大约一个世纪皇帝与宗室关系的缩影。道光帝虽然做到了一些节俭的表率,但却根本无力改变早已腐朽僵化的宫廷用度惯例,其“节俭”名声的由来,更多地源自当时和后人的宣传而非实际。光绪帝的朝珠不再具有彰显男性家长威仪的职能,而是变为女性权威压制下的政治象征。慈禧太后“女主”地位确立对清代帝后服饰设计的影响,还表现在其僭越祖制增绣十二章纹饰的行为上。 关键词:清宫档案  清代后期  日常生活史 晚清时期是中国新旧交汇、华洋杂处的时代,作为统治核心的紫禁城也被这个时代赋予了新的内涵。20世纪90年代以来,虽然故宫学逐渐成为史学界研究的热点,并且在研究思想上完成了去意识形态化的转变,但比较而言,清代宫廷史研究明显弱于明代宫廷史研究,而晚清宫廷史研究又是清代宫廷史研究中的薄弱环节。以往关于晚清故宫的研究,多数集中于建筑学和博物馆学领域,鲜有关于日常生活史范畴的探讨,更遑论将两者进行结合的尝试了。清代宫廷史研究会于1989年成立后,30年来推出了一大批研究成果,但在这些成果中,真正属于日常生活史范畴的研究寥寥可数。发表在1993年的第三届清宫史研讨会上的《慈禧与中药美容》[1]和1995年第四届清宫史研讨会上的《清宫御膳的文化特色》和《清代宫廷文化论略》[2]等文章,似乎预示着有关晚清宫廷的日常生活史研究开始引起学者的重视,但后来的发展表明这仅仅是昙花一现。此后直到2006年第八届清宫史研讨会上《晚清电报与帝后生活》的发表,涉及晚清宫廷日常生活史的成果方才再度出现[3]。 自上世纪90年代起,西欧有关中世纪日常生活的研究异军突起,其代表作有尝试从“文化”的角度概述中世纪时期人们的衣食习惯、社会交往和劳动生活的杰弗里·辛曼的《中世纪欧洲的日常生活》[4]和描述了自奥托一世加冕称帝至亨利七世建立都铎王朝前西欧日常生活的保罗·纽曼的《中世纪日常生活》[5]等。作为对国际学界的一种反应,自世纪之交以来,长期无人问津的日常生活史研究逐渐为学者们所关注[6]。 总之,日常生活是不应该甚至最不应该被人们所遗忘的历史。日常生活史研究在国内已经渐趋成熟,但在目前的学界,有关晚清宫廷日常生活的相关研究仍很不足,实属憾事。笔者试图以清宫档案为中心,兼采其他信史资料作为补充,简要梳理晚清宫廷日常生活的部分片段并分析其成因,权做引玉之砖。 一、嘉庆朝宗室王公的人员构成 公元1804年,迁延九年、耗费库平白银二亿两的川楚白莲教起义终于被彻底镇压。嘉庆帝兴奋之余,在自己的生日那天于瀛台大宴宗室成员,并要求所有与会者联句赋诗。该诗名为《惇叙殿柏梁体联句》,由监察御史沈廷芳、柴潮生和曹秀先记录,编入《瀛台侍宴恭和御制诗册》,现藏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诗文档第0111号[7]。通观全诗,可以得到 以下结论: 首先,赋诗之人自皇帝起,严格按照品级依次递减,且每人固定一句,而不是木兰秋狝那样能者多劳。可见此次赋诗并不是比拼文学造诣,其目的只为使皇帝高兴。 其次,这次寿宴的规模较大,参加的宗室成员总数达到101人。由于每句诗词所赋之人及其爵位都附注于后,藉此基本可以一窥嘉庆时期清朝皇室的全貌。 最后,从赋诗顺序来看,当时清王朝的宗室排序是按照爵位为先、辈分其次、最后再排年龄的标准。此外,这份19 世纪初期清王朝宗室王公陪同皇帝饮宴玩乐的记录,也为我们提供了这一时期宗室皇族大致的人员构成,如表1所示。 表1:参加此次宴会宗室人员的爵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